从“猎鹰”女兵到最飒女警

  见到杨蓉蓉的时候,她刚结束工作。警帽摘下后是干净利落的马尾辫,些许头发浸着汗水紧紧贴着她的额角。走起路来背部挺直,稳健而又轻捷,一看就是当过兵的人。

  1995年出生的杨蓉蓉,现在是江苏省盐城市公安局盐南高新区分局巡特警大队聚龙湖警务工作站的一名民警。

  “我真没做什么,都是普通民警该做的。”提起两年前那次空手夺刀救人的经历,杨蓉蓉不好意思地摆摆手。

“空手夺白刃”,女“猎鹰”的惯性出击

  “我今天要死在这里!”2020年8月11日上午,在盐城某医院内,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女子拿着一把约20厘米长的水果刀抵着自己的喉咙意欲自杀。

  “让我来!当事人是女性,我与她沟通更有优势!”杨蓉蓉赶到现场时,在场的民警已经与这名女子僵持了半个小时。了解情况后,杨蓉蓉穿上便衣,扮作路人,小心地向躲在卫生间的女子靠近。

  看着女子情绪激动的样子,杨蓉蓉的心也不禁揪了起来。怎样才能快速地把刀夺下来?就在女子低头的一刹那,杨蓉蓉猛冲向前,一把抓住女子的持刀手腕,护住其已被刀刃磨红的脖子。那把悬在众人心头的刀子瞬间被夺下。

  杨蓉蓉“空手夺白刃”、危急时刻挽救生命的事迹被中央省市媒体争相报道后,网友纷纷点赞,这个女警“太飒了”。而这样的救援,对杨蓉蓉来说已成了“常规操作”。

  “人的身体是有记忆的,做过多少训练,流过多少血汗,最终都会变成人的本能反应。”杨蓉蓉说,面对危急时刻的这种惯性出击,她在部队时就已经形成。

  2014年,杨蓉蓉入伍至武警某部,当时身上就有股不服输的劲。“要向老兵看齐,干出一番成绩来!”上下肢不协调,那就加操练;腿部力量不够,那就负重跑;射击不精准,那就练端枪。偌大的训练场,她总是到得最早走得最晚。老皮磨破覆新皮,新皮再被磨破。因为过多练习卧姿端枪,她的手肘和虎口全是厚厚的茧。

  回忆起自己的武警岁月,杨蓉蓉颇为自豪。她取得过不输男特战队员的骄人成绩,凭借良好的素质,成为武警“猎鹰”突击队的一员。

“蓉蓉课堂”,防身术火了

  “长期以来,侵害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现象时有发生。”从日常工作中,杨蓉蓉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社会现象。2021年8月,由她牵头开设的“蓉蓉课堂”正式开课。

  “感兴趣的人非常多。”杨蓉蓉告诉笔者,“蓉蓉课堂”是江苏公安机关和妇联组织为推动妇女儿童维权工作,在全省打造的首个新型妇女儿童安全教育培训基地,其依托盐南高新区分局警务实战训练中心,研发防身动作、编印教材,已建立起妇女儿童安全教育实体课堂和云课堂。

  “关键时刻,要知道逃脱,而且要学会安全逃脱才是最重要的。”杨蓉蓉说,她教给大家的,主要是脱身技巧和简单的对抗、擒拿动作,并不鼓励女性在遭遇歹徒时与其纠缠,而是教她们如何安全逃脱、如何加强自我保护。

  截至目前,“蓉蓉课堂”已接受集体预约13批次、个人预约60余人次,累计培训企业、学校、社会团体等不同类型和年龄段的女性及青少年700多人次。

“蓉蓉工作室”,警官来断“家务事”

  在日常工作中,杨蓉蓉总结提炼出“多元化调解、柔性化执法、实用化防范、亲情化服务”工作法,联合妇联干部、资深律师、心理咨询师及社区工作人员、网格员等组成服务联盟,开办“蓉蓉工作室”,让妇女儿童维权工作日益走向专业化。

  今年7月,一个叫乐乐(化名)的5岁女孩因为父母闹离婚,被丢弃在盐城市盐都区法院门口。杨蓉蓉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将乐乐带回家照顾。家人的抛弃,导致乐乐一度情绪低落、性格孤僻。杨蓉蓉专门请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疏导,同时请妇联、法院介入,与当地派出所共同对乐乐的父母进行了教育处理,夫妻俩均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内疚。

  经过“蓉蓉工作室”的协调和沟通,现在,乐乐和爸爸、爷爷一起生活,逐渐变得乐观开朗起来。杨蓉蓉经常上门看望乐乐,乐乐也经常到“蓉蓉工作室”做客,她把杨蓉蓉当成了自己的姐姐,每次分别,都紧紧地搂着杨蓉蓉的脖子不肯撒手。

  张先生和王女士夫妻二人常因琐事吵闹打架,家庭矛盾纠纷不断。在多次接到报警后,杨蓉蓉联合经验丰富、熟悉婚姻家庭纠纷调解的律师、社区干部、心理咨询师,主动邀请夫妻二人来到“蓉蓉工作室”,对他们的家庭纠纷进行调解,最终让夫妻二人彻底解开了多年的心结,和好如初。

  “对家暴类警情,我们坚持前期介入,后续跟踪;对侵害妇女儿童类警情,我们坚持‘一次询问’,避免受害人受到二次伤害。对受害者,我们还会适时提供心理辅导、法律支撑等综合救助。”杨蓉蓉说,“蓉蓉工作室”打破传统的“清官难断家务事”的思想,坚持多元化调解模式,及时主动化解婚姻家庭矛盾纠纷。设立以来,累计受理37起家庭矛盾纠纷,全部圆满化解,成功率达100%,成为名副其实的“解忧铺”。

  从“猎鹰”女兵到最飒女警,杨蓉蓉充实而满足。更让她幸福的是,今年春节前,27岁的她收获了人生另一半,爱人在1400公里外的福建某部服役。她笑着说,现在除了是人民警察、退役军人,她又多了一个身份——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