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烈士看爹娘 为烈属办实事

  2021年3月以来,江西省持续组织开展“替烈士看爹娘,为烈属办实事”活动,截至目前,全省对4万名烈士家庭走访慰问做到全覆盖,直接为烈属办实事好事5334件,共为烈属发放慰问金2900多万元。赣鄱大地上,缅怀先烈、关爱烈属的行动正沿着奔腾不息的赣江,接力铺开……

  让温暖多一点,再多一点

  “娘!我们来看你啦!”听到门口响起这句话,84岁的邹德秀难掩激动连忙出门,迎接这群特殊访客--高安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和新长征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队员。“近来身体可好?”放下食材,热情的志愿者像是回到了家,一群走进厨房烧火做饭,一群围着邹德秀唠起家常。

  “这是我哥,在我心里他特别伟大。”看到记者凝视着墙上烈士左德强的遗像,邹德秀的女儿左菊花回忆起了哥哥参军时的荣光。“当时他胸前戴着大红花,我们一家五口坐上手扶拖拉机送他到公社,人们敲锣打鼓、放鞭炮,谁都没想到竟成了永别。”

  1979年初春,年仅20岁的左德强在战斗中英勇牺牲。42年来,思念在母亲心中从未减灭。“她经常坐在这里,看着我哥的照片跟我们念叨,‘要是你哥在就好了’!”左菊花说。7月8日是邹德秀的生日,55岁的付勇军牢记于心。作为高安市新“新长征”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队长,他约上7位志愿者一起看望烈士母亲,这样的活动已持续做了5年。“每一位烈士父母的生日我们都记得,替烈士给爹娘过生日是告慰,更是尊崇。”

  话音未落,十个热菜已摆上餐桌,邹德秀怀抱一束火红的玫瑰,面对一个脸盆大的蛋糕,在生日快乐歌中激动地说:“谢谢你们来给我过生日。”“鲜花和蛋糕都是企业免费提供的,他们听说是为烈士母亲过生日,都不肯收钱。”付勇军说。

001.jpg

  早塘村,87岁的烈士母亲薛秋菊也迎来几位访客,得知老人家近来腿脚出现问题,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主动上门送来了轮椅,薛秋菊感动地说:“你们太用心了,经常来看我这个老太婆,真是感谢党和政府!”

  一家一走访、一户一对接,逢节就慰问、真心送温暖。宜春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徐国平告诉记者:“全市共有近4万名革命烈士,健在的烈士父母仅剩54位,都是八九十岁高龄。走访是形式,目的是带着感情和责任去解决实际问题。”

  用心用情摸清烈属情况,很多难题也迎刃而解。

  樟树市永泰镇。通过走访,工作人员了解到,烈士皮祖强的遗腹子皮睿辰虽已搬到城区居住,但仍在乡镇小学就读,路途较远,往返不便,希望能就近在居住地的小学就读。按照相关政策,在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协调下,不到一个月,皮睿辰就到了樟树市第八小学就读。

  让遗憾少一点,再少一点

  烈属魏道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一句儿子手术的难题,这么快就得到了解决。

  魏道盛是烈士的儿子。1950年11月,年仅23岁的魏有治参军前往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去的那天,儿子才出生10天。1952年,魏有治被炮弹击中受伤,回国治疗途中不幸牺牲。

  然而,不幸并没有远离这个家。

  烈士的孙子魏平23年前因遭遇意外爆炸脑部受创,虽然抢救了过来,但由于当时治疗手段有限,脑骨缺失,外伤性癫痫经常发作,影响正常生活和劳作。“要照顾95岁失明的母亲和生病的孩子,家里负担很重,给儿子做手术成了奢望。”魏道盛说。

  2021年4月,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的同志们了解情况后,马上联系“拥军示范单位”江西省医学科学院附属嘉佑曙光骨科医院。脑科专家钱锁开博士,是一名有40年军龄的老兵,作为医院副院长,他当即表示:要为烈士家庭解决困难,现在的技术可以解决这个难题!体检费、手术费、住院费、餐饮费……医院不收取任何费用,而魏平的脑部手术也由他主刀。

  “为我家减轻不少负担,魏平现在开朗了很多,还能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我们特别感谢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对我们的关心厚爱。”魏道盛高兴地说。

  安义县,苍松掩映下的安义革命烈士陵园格外肃穆。

  烈士周小宁的妹妹周爱珍和烈士袁觉苍的孙子袁朝霖带记者来到了两位烈士的墓前。

  “自从陵园建好后,我们有了就近祭拜他们的地方,方便了很多,特别感谢退役军人事务局。”周爱珍说。

  “遗憾的是我知道爷爷的抗战故事,却不知道他的相貌。”袁朝霖有些失落。

  这件事也让安义县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王璘寝食难安,安义革命烈士陵园安葬着66位烈士,却有59位烈士没有遗像。无法看到烈士的容貌成了烈属的遗憾,这种遗憾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愈发深切。

  2021年3月,安义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做出一个决定:为烈士画像!然而,其难度超出所有人预料。

  王璘告诉记者,一是很难找到与烈士原貌有关的影像资料,二是因年代久远很多烈属已经不记得烈士当年的模样,三是要找到从事人像绘画且有类似经验的专业人员才能尽量准确还原。

  经多方咨询,南昌职业大学两位从事人像绘画专业多年的老师进入视野。在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组织下,他们辗转11个乡镇,走访16位烈属,目前已为14位烈士画了像。

  让袁朝霖欣喜的是,画师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为他的爷爷画像了。“我满怀期待,希望通过画师的手,可以见到爷爷。”袁朝霖说。

  “虽然难度很大,我们会认真做下去。我的父亲也是名退役军人,他特别嘱咐我要做到最好。”王璘告诉记者。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作为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抚州是红军第四次和第五次反“围剿”的主战场,有名有姓的烈士就达9629名。

  16338人,这仅仅是赣州市于都县为革命牺牲、有姓名可考的烈士人数。

  ……

  每一个数字,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每一个数字,都是一种伟大的牺牲。

  目前,江西省已完善烈士信息15528条 ,核对纪念设施27924个,推动落实相关政策432件,为44名烈士寻找到亲属,走访慰问了近4万烈士家庭。

  “‘尊重英烈、崇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犹在耳畔。”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厅长欧阳泉华动情地告诉记者,“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将持续开展‘革命英烈关爱行动’,把每一件实事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