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双流90后党员志愿者栖身无人工地 背后故事令人泪目

  2020年2月8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成都某街道工作人员例行巡查,在一个无人工地发现住着两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询问中,一年轻人称自己是双流东升街道迎春桥社区党员,也是青年志愿者,刚为武汉运送完医用物资,在这里“自我隔离”。

“党员?青年志愿者?自我隔离?”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获得这一线索

双流区融媒体中心记者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探访


就是睡在马路边

也要采购到战“疫”急需物资

  在双流一医学观察点,记者见到了那位自称“党员、青年志愿者”的年轻人,他告诉记者,自己叫王飞,1996年出生,2013年入伍,2017年成为一名中共党员,2018年退伍后在温江经营一家冒菜店,平时最爱参与志愿者活动。

那么

90后的王飞

为什么会住在工地?

为什么不回家?

  王飞介绍,今年1月20日,他与生意合伙人曾玉龙(成都市高新区人)在朋友圈看到了武汉市江汉区需要大量护目镜和其它医用物资的消息,虽然有家爱心企业愿意出资购买并对口捐赠给江汉区,但由于疫情期间物资很难筹备,该企业始终没有找到货源,因此发出倡议,期望有志愿者帮忙筹集到这批医用物资,驰援武汉江汉。

  王飞说,看到这条消息后,他和曾玉龙当即决定无偿帮助联系货源,并打了几百个电话四处想办法。但由于春节期间很多工厂都放假了,同时因为疫情,市场上基本买不到该类医用物资。大年三十,就在两人几乎绝望时,山东临沂某生产厂家告知他们有货。曾玉龙当天就前往临沂,并于大年初一带回了临沂这家厂确实有医用物资的消息。但是,节日期间,曾玉龙无法联系到快递或者物流公司,前往武汉的绿色通道又需要申请,曾玉龙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为了尽快让这批战“疫”物资运抵武汉,王飞大年初一这天从成都飞到济南,昼夜兼程,大年初二凌晨即到达临沂。两人很快就如何分工达成一致意见,开始全力筹集医用物资。

  大年初三,疫情形势已经越来越严峻,王飞说他们入住的酒店出于安全考虑,正式歇业并通知他们另寻住处。接下来的事情更残酷,他们接连被两家酒店拒绝入住。

  此时,两人明白,肯定不会再有酒店和旅社让他们入住了,怎么办?打道回府?不可能,一是物资还没有筹备齐全,另外也还没有找到愿意运送物资去武汉的物流快递公司。“就是睡马路边也不能回去,一定要把事情办好再离开。”王飞他俩决定去买两床被子,这在平日属于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但他俩却几乎跑遍了整个临沂,幸运的是终于在一家毫不起眼的小超市买到了两床被子,让他们“如愿以偿”在马路边将就睡一晚上。

就是买台二手车

也要把战“疫”物资送到武汉

  大年初四,厂家告知王飞二人,物资当天就能生产好,两人庚即到当地公安局备案,同时联络物流运输。但此时快递需要各种证明,而且两三天后才能到,武汉前方实在等不了!怎么办,联系货运包车?但一听说去武汉,单价再高也没人答应:“大过年谁愿意跑,而且还是去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王飞与曾玉龙经过商量,决定到二手车市场去买一辆车,先用后过户。尽管在公安局备了案,但车主仍对王飞不放心,又一起去当地派出所进一步核对了身份信息,并签了附加协议。办完所有手续开车离开派出所,时钟已指向大年初五凌晨。“还好,今晚可以不睡马路边,可以睡车上喽。”王飞的调侃,让两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01.jpg

  大年初五一早,只睡了五六个小时的王飞和曾玉龙去厂里装好物资,决定亲自把这批医用物资送往武汉。

  中午12点,两人加满油,穿上爱心企业为他们准备的防护服,正式上路。王飞在朋友圈的消息中这样写道:“我叫王飞,是一个退伍老兵,感谢组织培养了我……”

02.jpg

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前方充满危险,王飞和他战友却毅然前行。由于曾玉龙不会开车,驾驶任务自然就落到了王飞身上,连续九个小时跑下来,王飞疲惫不堪。但两人心中信念十分明确:尽快把物资送到指定地点,让需要的人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03.jpg

  近了,近了,离武汉只有300公里了,虽然荆楚大地天寒地冻,王飞和曾玉龙此时心情却舒畅温暖了许多。

  突然,发动机发出了异响。“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此时的王飞满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怎么办?”一辆毫不熟悉的二手车,这个时候发动机异响,肯定是车子出毛病了。但事情紧急,两人决定不管那么多,继续前行,能走多远走多远,“拖”也要把物资“拖”上战“疫”前沿。

04.jpg

  苍天有眼,运气还不错,车子最终抛锚,但已进入武汉江汉区地界,两人喊来拖车,在大年初六凌晨两点再次“如愿以偿”地将车拖到指定地方卸货。

05.jpg

“总算是不辱使命!”

王飞和他战友这才如负重释


宁愿睡在工棚里

因为害怕把病毒带给亲人

  然而,货是送到了武汉战“疫”前线,但新的困难又摆在两位年轻人面前。

  王飞说:“新冠肺炎的传染性有好强,大家都知道,作为一个去过武汉的人,我更明白,所以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在隔离时间没有满的情况下,我肯定不能回家,这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我的亲人。”

06.jpg

  为此,返回成都的王飞与战友曾玉龙在成都找了一处无人的工地,住进工棚进行自我隔离。每晚睡觉两人都没有被子,只能用大衣盖着,时常半夜被冻醒。在这样的条件下,两人还是准备隔离二十天,确定没有问题后再回家。

07.jpg

  工地所属街道的工作人员在巡查时发现了他们俩,了解背后的真相后,通知了双流。双流东升街道党工委委员刘映红获悉此事,第一时间电话联系了王飞。

  “他还是说他不回来,继续进行自我隔离。因为他害怕从疫情严重区域回来,带回病毒,交叉感染传染给我们当地的居民,同时也害怕给他居住的地方带来恐慌。”王飞的话让刘映红十分感动。“我又给他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告诉他,作为一名党员,在他身后还有党组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刘映红同时征求了区卫健局等相关部门的意见,最后决定安排防护救护车去把王飞他俩接回医学观察点。

08.jpg

  入住医学观察点的当晚,医护人员就对王飞的身体状况进行了监测。医学观察点医疗队的队长周瑞说:“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一切都良好,而且他的自我防护能力和防护措施都做得比较好,目前看来没有问题。”

09.jpg

再次回到双流的王飞百感交集

他告诉记者

  “因为我是一名党员,也是一名退伍军人,当有能力为这场疫情做点什么的时候,肯定不能退缩!

10.jpg

  王飞说,这是他23年来最难忘的一个春节,尽管做了一件自己觉得很对,又很有意义的事情,但实在对不住父母。因为这个春节,从初一到十五,他就没陪过父母一天。而且因为怕父母担心,这件事他一直没有告诉父母,父母只知道他去当志愿者了,每次电话联系时,王飞都能听出父母特别担心他。因此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度过观察期,回家和父母团聚……(记者 曾兢、唐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