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春天的卡车

  2022年春,广东、吉林、上海、山东……国内多个省市疫情反弹,给城市生活保障带来巨大挑战。在疫情防控的同时,一场涉及全国范围的物流保卫战,也同时打响。

  货运司机是物流链条上的重要一环。面对新一轮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有这样一群人没有退缩:他们逆行出发,奔波在高速上,心怀朴素的愿望,载满他人的希望。

  境遇不堪,他们进退两难,却内心笃定“坚持就是胜利、曙光就在前方”。他们当过兵,他们始终拥有侠义赤诚之心,依旧是那群“最可爱的人”……

  滞留和等待

  4月13日晚7点,江苏镇江。

  59岁的退役军人货运司机刘平回到家,吃上了一口热乎饭,这是两天来他最踏实的时刻。回忆起近一个月的遭遇,刘平苦笑着说:“这是我做货运司机35年来最难的一年。”

  4月2日,他开车从镇江到常州,货物是一车钢材。100多公里,平时需要行驶两个半小时,这趟用了4个多小时。按照防疫要求,回程必须走高速,而且要从指定的出口下高速。因为防疫检查时间长,车辆积压多,通过卡口就用了8个小时。

  4月11日,刘平去了一趟宜兴。这次下高速用时更长,近14个小时,原因同样是通过高速公路卡口的车辆排队太长。到达卸货地点已是深夜,因为没人卸货,刘平不得已睡在了车上。

  驾驶座后面有宽70厘米的床,勉强能睡下。纯净水、面包、方便面和一壶热水,是刘平储备的物资。这壶热水是专门留着泡方便面的,刘平不敢喝,主要是怕热水用完又不能下车打水,那样他连泡面都吃不上了。

  疫情之下,各地纷纷对货运司机实行闭环管理。下高速后,刘平车门上就被贴上了封条。他不能出驾驶室,有时车窗玻璃都不能摇下来,天气一热,驾驶室里热得冒汗,要坐在里面五六个小时,等待卸货装车。“好在自己当过兵,还扛得住”刘平说。

  刘平的遭遇不是最糟糕的。近来,“人在囧途”的货运司机成为媒体关注热点,各种经历通过自媒体呈现出来。

  司机在下高速公路进入目的地城市时,一般需要提供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不带星”的行程码、绿色健康码以及当地运输车辆通行证,有些地方还需要现场做核酸和抗原检测。只要一个环节出问题,就可能让司机无法驶出高速公路。

  刘平坦言,“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即便接单,如果送不到指定地点,货主不满意也会少付运费,一趟下来很可能还会赔钱。”

  相较于需要思考再三才决定是否上路的刘平,上海以及周边出现疫情地区的货运司机大多被封闭在家。

  运力减少、运输时间拉长、油费上涨,货运司机面临隔离和流浪风险。进入4月,全国公路物流成本明显上升,有些地方货主翻倍加价也叫不到车。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4月10日,全国关闭高速公路收费站678个,关停服务区364个。作为华东经济带关系最密切的江浙沪地区,江苏关闭收费站129个,浙江关闭64个,上海则对外地货车出入进行严格的车证管理,非保供车辆几乎无法进出。

  现实如此,希望还在。4月1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力畅通交通运输通道,优化防疫通行管控措施,切实保障重点物资和邮政快递通行。4月21日,江苏省发布关爱货车司机11项便民措施,全省高速公路服务区和出入口也应开尽开。刘平仔仔细细把手机里的这些信息刷了几遍,心里有了底气。他相信随着措施的落实,各种问题会很快缓解。

  付出和回报

  江西高安,中国物流汽运之都。

  4月12日早7点,金定粮一碗面条只吃了大半碗,就急匆匆赶到公司。作为江西鸿海物流公司“掌舵人”,他忧心忡忡。

  上午8点,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今天又有司机发来求助短信,说路上没有钱加油,想要借2000元。”“我们盘了一下,有38位司机来借钱,如果全部借,今天要借出去7万多元。”参会人员七嘴八舌。

  “借!所有来借钱的卡车司机,第一时间微信转账给他们!”金定粮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作为江西省高安县最大物流公司的老板,56岁的金定粮表面镇静,实则寝食难安。他深知如果不尽快解决公司旗下货运司机面临的资金短缺难题,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企业将岌岌可危。

  2001年,金定粮创办物流公司起家,从1台货车发展到如今在全国30多个省(区、市)设立分支机构,开设80余个经营网点,拥有3600辆货车、6500多名员工,集汽运物流、贸易、仓储等为一体的现代化集团,公司年产值近30亿元。

  2020年4月,他创办江西金宝退役军人创业孵化基地,通过汽运物流产业带动当地退役军人就业创业。

  “一个货运司机的背后就是一个家庭。我的企业有1200多位退役军人司机,他们退役后贷款买车跑运输,都是白手起家,正常情况每月有25000元的收入,这其中15000元要用来还车贷。现在受疫情影响道路不畅通,车子跑不起来,最现实的问题是他们的车贷怎么还?有些人还有房贷!”

  金定粮告诉记者,以一名贷款买车的货运司机为例,正常情况下,每月还完15000元的车贷和3000至4000元的房贷,能剩下6000多元的收入。本轮疫情以来,金定粮的物流公司业务量锐减50%,很多人大半个月都没有收入。

  春节前,金定粮刚用3亿元资金购买了一批卡车,可两个月来,因疫情销售受阻,一台车都没卖出去。手握不到2000万元的现金,金定粮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力,但他却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帮助大家还贷。

  “上个月我已经替大家还了700多万元。”金定粮声音有些沙哑。

  “您帮别人还贷,怎么保障自己企业的正常运转?”

  “这个时候不能考虑太多我个人的问题,关键是大家一起渡过难关。我和公司所有人都讲了,我们无私付出,不加任何条件、不求任何额外回报。”

  “穷不丢书,富不丢猪,再苦再累也要跑运输”,这是高安经济发展的真实写照。20世纪80年代,高安人走南闯北跑运输、办物流,历经30余载的奋斗,做大做强了一个享誉全国的汽运物流产业。“十万大军跑运输、有路就有高安车”,高安退役军人金定粮内心笃定,“疫情总会过去,扛住就是本事。”

  4月18日,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金定粮注意到,会议要求改善物流从业人员工作生活条件并给予延期还贷等金融支持。

  各级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也在积极行动。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与省内18家银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为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提供金融支持。如: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在创业支持上,将为退役军人提供个人经营贷款,支持退役军人企业发展;在就业支持上,针对吸纳退役军人且吸纳数量占企业员工数量30%及以上的中小企业,可享受该行优惠利率、快捷审批、增值服务等专属贷款服务并提供绿色审批通道。

  “慢慢好起来了!”金定粮告诉记者,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变化。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在这一天,全国因疫情关停的高速公路收费站从678个下降到249个,关停服务区从364个下降到87个。关闭的收费站和服务区,仅占全国收费站总数的2.31%和1.31%,下降了63.27%和76.10%。全国高速公路交通几乎恢复。

  出路和对策

  “流动的货运司机的确有较高染疫风险。3月以来,山东、辽宁、江苏、广东等地均有货运司机确诊。这也是多地对货运司机的通行检查严格的主要原因。”

  全国模范退役军人、江苏惠龙易通董事长施文进告诉记者,要系统地解决这个问题,难点在于怎样让货运司机顺利地流动起来。国家在解决这个问题,他的企业也在进行技术创新、模式创新。

  早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时,施文进就敏锐意识到生产资料产业互联网必然形成。他果断引进互联网交易与技术研发的院士博士团队,着手布局打造中国数字运输、大宗商品数字仓储与交易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历时5年研发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惠龙易通水铁公数字运输、北斗4G数字监控、大宗商品数字仓储及交易的闭环产业互联网系统。

  退役军人货运司机夏明国告诉记者,装了这套系统,目前他比较适应,也方便多了。“动动手指,根据需要简单设置一下,一条精准快捷的运输路线就规划好了。”

  这套系统是施文进团队依托惠龙易通全国道路运输卫星定位平台在今年2月紧急升级的抗疫版。它可以根据国家每天最新发布的疫情数据,对“北斗”全息地图进行实时更新,引导司机避开风险地区。一旦误入,平台会及时报警提示,门磁和视频监测系统可以精准地确认司机仅仅是路过,并没有下车,可以有效减少司机被隔离的频次。

  在这套运输系统的闭环管理下,不仅司机省心,物流企业和货主也更加放心,可以实现线上异地开单,防止交叉感染。同时,还可以为装卸车节约3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提高了运输效率,也减少了空驶率。施文进告诉记者,目前这套系统已为全国20多万辆货车保畅通行服务。

  4月26日,记者电话连线退役军人刘平、金定粮、施文进。刘平告诉记者,他又跑了两趟运输,虽然4月的收入不到7000元,只是去年同期收入的三分之一,但实现了收入保本。金定粮告诉记者,他的物流公司业务量回升了20%,当地合作银行和金融机构对货运司机给出了缓期还贷一至三个月的优惠政策。施文进告诉记者,镇江市委、市政府等领导来到企业调研,查看信息数据中心在线物流交易情况,勉励他在这一波竞争中把握机遇、发挥优势,实现更大发展。

  (中国退役军人·融媒体记者 郭佳蓓)